瓊曇剎那

灣家。隨寫。隨性填坑

過往懶的提、而目前喜歡
全職高手:葉修男神。傘修傘、葉藍、邱喬、王喻王、周江、張安、喻黃喻、雙花、韓張
魔道祖師:忘羨、曦澄、追凌、雙道長、軒離
鬼燈的冷徹:鬼澤
心靈測量者:無CP向。

© 瓊曇剎那
Powered by LOFTER

榮耀天堂 0?

◎某次和小夥伴聊天腦洞下的產物
◎逗比文無誤。 
◎盡量不OOC  (###
◎是粉不是黑 (不用解釋了
◎單純除草所以更新遙遙無期別有期待

◎前篇(序?)在這

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

榮耀天堂其實是個有著規矩和制度的機構(?),但那是在後來的合作後才慢慢發展成現在的規模。最初的時候,其實...

傘修 - 壁上壓制(?)

◎哨兵向导

◎一切皆因某图引起(合掌)

◎人物ooc

◎第一次写这题材觉得脑浆精尽(???

◎写完觉得想死我还是当个吃粮的就好


上車直接往這走


后续部分真心看我脑洞还能不能再延续下去吧。

傘修 - 早安吻

◎原作設定略有修改(?

◎蘇沐秋沒有死十年後出現設定。詳情,無解。(#
◎溫暖三十題,考慮往長篇發展。
◎一定有OOC (#

故事銜接:一杯可樂,兩隻吸管 之 延續

接近中午的陽光暖暖的灑進室內,讓這接近冬天的深秋尾巴透絲寒意的氣溫提高了不少,而此時的房間裡還有兩個人正躺在床上熟睡著。

過一會,蘇沐秋從睡夢中悠悠轉醒,躺在床上半舒展著身體一邊打著哈欠,然後側過頭去看著身邊依舊還在熟睡的人,沒被自己這麼大的動作影響到,不禁露出了個無奈的微笑然後側過身,左手靠上枕頭撐在頭側,就這麼半撐起上身的看著還在睡夢中的葉修。

拉上窗簾的房間內顯得有些昏暗,陣陣的涼風從半關的窗戶外吹了進來,輕輕帶起了窗簾在窗前...

傘修 - 一杯可樂,兩隻吸管

   
   
⊙原作設定略有修改。
   
⊙蘇沐秋沒有死十年後出現設定。詳情,無解。(#
   
⊙溫暖三十題,考慮往長篇發展。
   
⊙一定有OOC (#

故事銜接:路燈下親吻的影子  之  延續

昏黃的路燈下,蘇沐秋和葉修兩個人並肩從公園裡...

傘修 - 路燈下親吻的影子



⊙最初開始於、與小夥伴腦洞後的產物。
   
⊙蘇沐秋沒有死十年後出現設定。詳情,無解。
   
⊙溫暖三十題,考慮往長篇發展。
   
⊙角色OOC發展(?
   
⊙更新一定慢慢慢(#
   
故事銜接:領帶歪了  之  延續

=   ...

傘修 - 領帶歪了



⊙最初開始於、與小夥伴腦洞後的產物。
   
⊙蘇沐秋沒有死十年後出現設定。詳情,無解。
   
⊙溫暖三十題,考慮往長篇發展。
   
⊙角色OOC發展(?
   
⊙更新一定慢慢慢(#
   
故事銜接: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吻  之  延續

=  ...

傘修 - 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吻

   
   
⊙就是腦洞後開始的產物。
   
⊙蘇沐秋沒有死十年後出現設定。詳情,無解。
   
⊙溫暖三十題,考慮往長篇發展。
   
⊙角色OOC發展(?
   
⊙更新一定慢慢慢(#

=      =      ...

榮耀天堂(暫定)

.某次和小夥伴聊天腦洞下的產物
.逗比文無誤。 
.盡量不OOC  (###
.單純久違的除草所以更新遙遙無期求別太有期待

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

榮耀天堂是個溫馨祥和的地方,負責掌管著榮耀大陸的所有事物。

為了能夠讓榮耀大陸欣欣向榮生生不息,繁榮的繁衍下去,在天堂裡有負責人間各項事物的神明,不同的事...

未來

我們都是在向前走,
只不過是選擇的道路不同罷了

傘修 - 二十字微小說



Adventure(冒險)

手心冒汗的看一葉之秋的裝備又被丟進編輯器。

Angst(焦慮)

「行不行啊?沐橙的學費可是看這次了啊!」

Fluff(輕鬆)

「放心放心、除了學費還包含伙食費在呢!」

Sci-Fi(科幻)

在爆炸前看見浮空機槍內的他露出了微笑。

Death(死亡)

握在手心的手是冰涼的,早已失了溫度。

Fantasy(幻想)

快報!嘉世一葉之秋與秋木蘇再度攜手奪冠!

Future Fic(未來)

『看見沒,哥拿君莫笑耀武揚威了一番阿!』

Spiritual(心靈)

你說過的、不過是重頭再來罷了。

我可以的。

Romance(浪漫)

「看在今天生日份上哥就讓你。」笑著吻上。

AU(Alternate...

【殘章 006】



終年熾熱。

她已經記不清不知道自己在這邊待多久了。從開始有神識以來。

在這個蠻荒之地,終年累月的只有這酷熱的時節,偶爾、才難得會有場細潤的雨季。

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她依然還待在原地。似乎是、在她有神識之前,就已經是這樣了。
偶爾的沉睡、偶爾的清醒,更多的、是她開始去感受、去理解身邊這會隨著時間變化的事物。

流逝的歲月在她身上像是短暫的不曾停留過,而看著身邊其他生靈的起起落落,她像是慢慢領悟透出了什麼。

她不曾言語過,卻總是釋出她的善意默默的關懷著身邊那些時光短暫的生靈眾生。因為這樣的「僻護」,少數略有靈識的種族、總是會慢慢地傳承下去,那份對她的敬意。

看著這些因為自己少少的留心、留意,就滿懷感激地回報的眾...

哇終於等到這個生日花了 XDDDDD
這個作者畫的都好美~

Haru. Hello.:

每日一花  8.28

生日花:秋麒麟草(Golden Rod)

花語:起伏(Undulations)


  秋麒鱗草在中世紀時被視為是一種價格昂貴的花,具有神奇的療效,在英國根 本找不到它,所以彌足珍貴。不過換個角度看,它如果很普遍,也就不值錢了!因 此它的花語是-起伏。

  受到這種花祝福而生的人,一生多彩多姿、起起落落,充滿了波折,在感情方 面也是如此。所以你要把握住每一個機會,尤其在人生的顛峰期裡,好好找一個理 ...

《亂世為王》衍生 【冥寂】

《亂世為王》是朋友介紹推薦的故事、當初一翻開就被文筆吸引了,加上裡面的歷史引據和一些關於當時風土名情(?)描寫的很細緻。
那這篇其實在看完小說沒多久後就寫出來的衍生,只是最近在努力的追《奇皇后》進度,看到裡面承娘的爹奇子敖莫名地又讓我想到了這篇,所以就放上來了。

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...

--很久沒更新了所以來騙騙--(# --要送人的結婚禮物終於是在人家小孩滿月前送出去了--
好啦其實是網頁版的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直不讓我登入、只剩手機版可以苟延殘喘 ← ?
好在有想到要申請手機的、因為貌似那時申請完手機APP的之後沒幾天網頁的就不給登了......
前陣子剛忙完場佈、接著又繼續趕工CWT認親禮、都沒啃到精神食糧我的心靈都要枯萎了
決定搭車北上時再來把這陣子記錄的邱喬好好的看完(躺

如果你是黑暗中的影子,我願當你最溫暖的太陽。

謝謝你總是願意支持我的決定、讓我在疲憊的時候可以有一處涼蔭棲息

謝謝你給我的自信、讓我願意再次相信自己是最好的

所以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展現你最喜歡的笑容讓你瞧見

只要在某些時候能夠讓我夢見你、這也夠了

我不知道我走的路是否正確,因為這世界本身就無所謂正確的路。
我只知道我走的路,是我想走的路。

每個人終有自己的選擇,
而我會面對自己的選擇。
即使終將孤身一人走過。

悲しみの中に 勇気がある
辉き掴むと信じている
振りし切る 青空のナミダ
いつの日か 笑颜にかえるよ
 
「願い続ける想い いつか色づくよ」と
 
Because I always feel you in me.

【殘章 004】

歡鬧總會過去,餘下的僅是殘香

在殘香裡看見的又是什麼樣的情景

 

 

冰塊融化撞擊威士忌杯的清脆聲響將她從思緒中拉回。

 

望著落地玻璃窗外的閃爍夜景,五彩的霓虹燈、高速公路上的車燈像極了時光沙漏流逝的金沙。

即使屋內沒有任何光源,藉著窗外遙遠傳遞過來的微弱光線依然可以看見屋內的擺設。

 

端著酒杯緩步走近窗邊,杯身上凝結的幾滴水滴緩緩地滑落在地毯上,安哥拉羊毛的毛細讓水滴凝結不散,滾動一會靜止。

遠邊的夜空上泛著暮紅,喧鬧城市的光害導致夜空裡的星光所剩寥寥無幾,即使如此眼前的景象,還是很美。...

印象中好像是某篇雜誌的插圖,莫名的好喜歡這樣的視覺感
喜歡到突然也想把全職的桌面給換下了(等等


有的時候回頭看看自己寫的文章,總會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裡人格出現幫自己敲了文字......

然後心裡就會好幾個回音出現『這不是我寫的這不是我寫的這不是我寫的---』-----


莫名的想說些什麼卻又覺得腦袋空空、暫借著圖片發發佔佔版面吧(#


=   =   = ...

【殘章 003】

睜開眼,有些茫茫然的望著床頂的紫金紗帳,腦袋一陣空白,卻深深的感受到悲傷的情緒。


回神時感覺眼角微涼,伸手觸及一片濕潤。怎哭了?她心想。


夢裡回憶開始漸漸清晰,伴隨而來的是深沉的無力與絕望,還有一絲絲微弱近乎渺茫的希望。


她想起,夢裡的自己哭的傷心,眼眶隨之溫熱起來,旋即抽離了情緒,她怕,自己又會哭。


夢裡的自己,不知為何的竟然得到時間管理者的憐憫,特許下一紙文書,允許...

【殘章 002】



朝上一片緘默,各個朝臣不敢置信剛剛聽見了什麼。

今日一上朝,就這麼丟下一個消息,然後微笑著看著朝下的眾臣,擺明了這是宣告,而你們只能接旨。

他卻發現她那半掩在寬袖底下的手正隱隱發顫,才恍然原來她並不如表象看來得那般堅毅勇敢、平靜無波。原來,她也是會害怕的。

他很明白,她方才所提出的條件,是傾注了她的權力、她的王位,下了一場最艱難的賭注。

愕然、驚訝、思索到釋然,他默默的看著坐在王座上的她,嬌小的身軀半倚靠在椅背上,嘴角微微上揚帶著一抹嘲諷,看似淡然輕鬆地等待眾朝臣們的回應,其實心底也已經是暗潮洶湧了吧。

一心只為社稷百姓著想,甚至不惜以這種方式和朝臣對抗,..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