瓊曇剎那

灣家。隨寫。隨性填坑

過往懶的提、而目前喜歡
全職高手:葉修男神。傘修傘、葉藍、邱喬、王喻王、周江、張安、喻黃喻、雙花、韓張
魔道祖師:忘羨、曦澄、追凌、雙道長、軒離
鬼燈的冷徹:鬼澤
心靈測量者:無CP向。

© 瓊曇剎那
Powered by LOFTER

《亂世為王》衍生 【冥寂】

《亂世為王》是朋友介紹推薦的故事、當初一翻開就被文筆吸引了,加上裡面的歷史引據和一些關於當時風土名情(?)描寫的很細緻。
那這篇其實在看完小說沒多久後就寫出來的衍生,只是最近在努力的追《奇皇后》進度,看到裡面承娘的爹奇子敖莫名地又讓我想到了這篇,所以就放上來了。
   
   
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  =   
   
  
明明整個世界是伸手不見五指那樣的黑,卻還是可以看的見一望無際的平野,漫怖了整片的艷紅,宛如滿山原野燃起了烈焰。只是四周隱隱約約有白霧壟罩著,眼前的景象就像是熊熊大火蒸發而出的水氣覆蓋在整片大地之上。

這裡就像是另一個世界。全然的寂靜無聲,卻又可以感覺附近有淙淙的水脈奔流而過,靜中馮馮,伴隨著空茫的嗡嗡聲響徹平野,卻又再無其他聲響。

看著眼前的景象他楞了愣,默然無語的佇足在原地思索著。他知道,他已經死了。追擊遇襲、兵敗、被俘、不降終至被凌虐致死。

生前承受的那些痛楚模糊的劃過腦海,他隱約的再度感受到那椎心刺骨的痛卻只是皺緊了眉頭,一聲不吭。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他遭受到了怎樣的對待,那些經歷也頓時回到了他的記憶之中。

然而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,他還有個遺憾存在,那時心念一動之際,他卻赫然發現自己仍舊穿帶著整齊的軍甲,而人就站在政事堂外,屋裡只有游淼倚在案前,他想走進政事堂裡,無奈卻有股力量將他排斥在外不得而入,他只好先將四弟喚醒,在他喊出子謙的時候,束縛在他身上的力量也隨之消散,他便順勢走進政事堂裡,摘下了頭盔放在案上,坐到了四弟的身邊。

看著四弟驚訝的面色和問話,他不作回答,只是將自己心中剩下的那個遺憾託付給四弟,他信得過子謙絕對可以幫他完成這個遺憾。趁著他尚未反應過來時將他摟進懷裡抱了抱,有些寵溺的摸了摸子謙的頭,便起身離去,在離開政事堂的那一刻,他轉過身朝子謙笑了笑,他知道將重央託付給他,是最安全也是最可靠的了。他便可以安心地離開這個人世。

然後,在踏出政事堂的下一刻,他像是被突然帶過來似的出現在這裡。這個似乎永遠都是黑夜的世界。

駐足在原地許久,在塵世間那些該放下的不該放下的,心中似乎都有所定論了。他淺淺的嘆了口氣,望著眼前這恍若漫天火光的景色,雖然身為軍人,終身只為報效國家而活著,從來不談論那些牛鬼蛇神,唯一信的還是那麼一句馬革裹屍。

他的手上已經沾染了太多血腥,本以為自己最終的結局就是戰死沙場,早已對於自身的身死置於天外,可終究人算不如天算,自己的結局竟然會是落到這地步。所幸最後,自己仍是死守了身為大啟大將的那份驕傲,沒讓國家和家門蒙羞。

只道是他手裡殺生過剩,所以才會連冥府都不願收納他這縷魂魄了,從他死後到現在連個同類魂魄都沒瞧見,更遑論民間傳說那拘魂的陰司了。也因為如此,自己才會被流放到這開滿曼硃砂華的三途岸上不知所然吧,他自嘲般的彎起嘴角。

但這一眼望去盡是同樣的景色,置身其中的他縱使行軍數十年已不曾為方位迷惑,此刻卻也懵的他不知該往何處去了。

待他整頓好了思緒,靜下來側耳傾聽那潺潺流過的水聲,便循著水聲邁開步伐,穩重的腳步踩在草地上發出窸窸窣窣的草葉摩擦聲,那一株株的曼硃砂華長的其實並不緊密,反倒彼此間恰似維持了一個腳掌寬,不遠不近的距離讓聶丹不至於太過小心翼翼也能輕易行走。

「聶大哥......」

走沒幾步路,突然這麼一句女子溫婉的呼喚聲便從身後飄來,聶丹聽聞喚聲,那偉岸的身軀頓了一下,腳下的步伐也跟著停滯,他有些顫然地慢慢回過身,卻看見烏英依舊是那套族服,無聲無息地突然就這麼出現在身後,小小的鵝蛋臉上仍是帶著淺淺的笑容看著他。

看著突然出現在此處的身影,他嘴上開開闔闔的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口,而他倆的距離也不過十多步遠,幾個箭步便來到烏英身前,一把將她摟進自己懷裡。

關外女子的身材本就都比漢人女子來的高挑,這烏英的身高卻也頂多只到他的耳下。他的頰邊貼著烏英的額面,雖然總聽人說魂魄是沒有感知的,可他此刻卻覺得自己熱淚盈眶。

「烏英......對不起、我回來晚了,讓妳平白受苦了。」說著,摟著烏英的雙臂又圈了更緊些。

他這一生的時光,大部分的時間都投效給了國家和戰爭,時時刻刻都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然而留給自己鍾情的女子卻都是孤身一人的惶恐。這一輩子,他聶丹從不覺得自己有愧對國家、天下黎民、愧對陛下些什麼,唯一覺得愧疚的便是自己身邊的兩位女子。一位是他曾經的髮妻,一位便是烏英了。

對於喬蓉,他只能說是有緣相識無緣相知,所以最後他也很能果斷的放手,並且衷心的祝福她能夠有好的歸宿。他相信趙超是絕不會虧待她的。

尚在人世的時候,他本以為等事情都處理完告一段落,便準備要迎娶烏英為妻,不料卻發生了意外甚至終而導致烏英難產而亡。在手刃了烏英的仇人之後的當下,他自己卻感到了一絲的迷惘,那時的他也不知這迷惘從何而來,只作是哀勳烏英的枉死。而現在,他已經覺得過去的那些事情都不那麼重要了。

聶丹鬆開了雙手,難得的對著烏英微笑,烏英也回了他一個溫暖的笑容,並且朝他搖搖頭說道:「不礙事的,都已經過去了。」

於是聶丹牽起了烏英的手,兩人再次相視而笑,一起漫步在這片艷紅的花叢裡,兩個身影漸漸走遠消逝在這白霧之中。
 
 

 
   =    =    =    =    =
 
 
  
《亂世為王》這故事當初讓我無法停下來的熬夜閱讀,但終究仍是花了幾天的時間,卻很過癮。
而會想寫這篇故事,也只是因為我想要給聶丹一個結尾。除卻兩位主角之外,他就是我最喜歡的人物了。
或許,聶丹當初說的報恩並不一定就是娶烏英為妻,可我只想要他能有個伴。看著這孓然一身的男子,我只有說不出的心疼,所以這篇也算是自己的小小私心吧。
 
也或許只是因為不小心帶入了那個誰。
最後提筆的衝動是因為心疼他、還有的是更多的、不甘心。
 
另外,我知道曼硃砂華是有花無葉,有葉無花的,在文中那段草葉聲是草地的聲音,只是我不想再詳述了,便這樣吧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
热度 ( 5 )
TOP